小编采访

非诚勿扰郑钢,33复杂美,李光羲逝世

任何一档音乐综艺节目的剧本,可能都不敢这么写。

刺猬公社 | 周矗

齐豫倒数第二。

任何一档音乐综艺节目的剧本,可能都不敢这么写。但这样的排名,却真实出翻墙是什么意思现在《歌手》2019的第四期竞演中。

《歌手》是一档国内最受关注的音乐竞技节目,由湖南卫视推出。从2013年的《我是歌手》第一季,到走到第七季的《歌手》2019,这档节目不但奉献出了无数场“神仙打架”般的经典舞台,还捧红了黄绮珊、邓紫棋、李荣浩等实力歌者。在很多观众心中,能登上《歌手》舞台已经是对一个歌手的极大肯定。

相比起前几季歌手阵容被吐槽“疲软”,《歌手》2019贡献出了几季以来最高级别的阵容:刘欢、齐豫、杨坤、吴青峰、逃跑计划,他们几乎都是各自领域内的顶尖级人物。

在第三期节目中,齐豫带来了自己与弟弟齐秦创作的经典之作《飞鸟与鱼》。早在1978年,齐豫就凭借一首《橄榄树》火遍大江南北,成为了最早一批文艺青年的灵魂导师。她天籁般的嗓音与“游吟诗人”般的处世态度,让这首歌的演绎更加空灵爱崎萌亚婉转。

“我真的非常爱这首歌,一会我要全程跟唱,记得把我的麦克风关掉。” 齐豫“迷弟”吴青峰在主持环节,就已经按捺不住溢美之词。

出人意料的是,这首歌在竞演中只拿到了第五名,在七名歌手中位列倒数第三。现场的500位听审团,把最多的票投给了在舞台上翩翩起舞的杨坤。节目播出后,#歌手排名#的微博超话开始被不满的网友攻占。在QQ音乐《飞鸟与鱼》的评论区下,无法理解这首歌只能拿第五的评论几乎占据了所有的热评。

第四期竞演中,齐豫继续放出“大招”,演唱了讲述好友三毛与荷西爱情故事的作品《今世》,以表示对逝去友人的怀念。这首被称为“大杀器”的作品,却让齐豫的当期排名跌落至第六名,即倒数第二。连一向专注“喝水”的《歌手2019》总导演洪涛,都在微连枷臂综合征博上表示了自己对《今世》排名过低的惋惜。

这次,洪涛和观众都开始想不明白了,齐豫每次经典的舞台演绎,为什么在《歌手》舞台上成了倒数?网友@公子说,虽然自己是吴青峰的粉丝,但也觉得齐豫每次的排名出乎意料的低,特别困惑。

一些愤怒的观众们开始冲向了微博、豆瓣、知乎等社交网络,用“聋”这几近侮辱性的词汇去发泄对500位大众听审的不满。

排名争议巨大的不只有齐豫。

第五期竞演中,饱受质疑的歌手杨坤演唱了尾崎丰的经典情歌《I Love You》,送给在他穷困潦倒时陪伴他的初恋。节目播出后,杨坤的深情演绎得到了大部分网友的认可,#杨坤初恋#一度登上热搜。微博网友@南宇_Alvin说“这是几期以来听杨坤唱歌最舒服的一次”。

当观众感慨杨坤终于不再“油腻”时,当期的现场听审团又把杨坤的排名送至倒数第一。杨坤是谁?他是“无所谓”歌神,他的《无所谓》传遍大江南北,曾是《中国好声音》的重磅导师。

在网友对现场听审团铺天盖地的声讨下,2月8日,一则由第五期听审团部分代表发表的声明开始在网络中流传。这则声明的回应重点在于:节目无黑幕,投票很理性,我们并不聋。

这是《歌手》多季以来,这个一直被质疑的“神秘团体”的首次回应。随后,《歌手2019》官博也转发了这则声明,并评论“每周被‘黑’得最惨的大众听审,这一次他们有话说……下图不具备法律效力,只为音乐。”这条微博现在因原作者设置,已经无法查看。

不过,这则声明并没有平非诚勿扰郑钢,33复杂美,李光羲逝世息网友的怒气。虽然《歌手》自播出之日起,就因“观众戏多兽爷是谁、合伙人戏多”而质疑缠身,但在《歌手2019》中,听审团与观众对竞演排名的认知差异,却达到了空前之大。

微博网友@喜茶川渝代言人说:“这届观众应该会成为歌手这么多季以来的一个谜。

究竟是大众听审的品味太低,还是网友的要求太多?究竟什么才是衡量一首好歌的标准? 为了揭晓这些问题的答案,刺猬公社(ID:ci极品圣尊weigongshe)找到了一位刚刚参与了《歌手2019》听审团现场录制的观众。

这届听审团真的不行?

早在2018年的双“12”,《歌手2019》就提前通过官微开放了大众听审团的报名通道。

可以发现,报名《歌手》听审团可以有三种报名方式:芒果TV App答题、微信摇一摇以及电话报名。

大多数观众选择了第一种。参与了第八期听审团现场录制的苗子回忆,《歌手》的电话面试极其严格,需要通过音乐素质、节目理解、去粉丝化等层层考核,才能在每期将近20万的报名者中脱颖而出,争取到1/400的听审团资格。

苗子对500名听审的音乐鉴赏力是十分肯定的。“之前以为只是去参加一次简单的听审,可是去了才了解,听审团里面的人都是藏龙卧虎,人才济济,能说会唱。一开口唱出来,不懂音乐的人会以为她(他)们是专业的。”

直至来到了《歌手》的现场,苗子才发现,之前自己质疑歌手听审团“演戏”其实是一种误解。“在现场容不得你去假装什么,唱到触动你心灵的那一刻,是真的会哭。

比起屏幕前观众单一的观看场景,听审团在现场感受到的舞台可以调动多个感官。除了歌曲本身的演绎之外,舞美、灯光、乐队伴奏、甚至是歌手的服装都会成万人骑与万人敌为观众评判的依据。表现方式多元、舞台表现力突出的歌手,才会给听审团留下深刻的印象。

声入人心男团在《歌手》2019现场的演唱

苗子认为,听审团认可更深入人心的表演,而不是歌手身上的光环。“竞演排名和现场听审们的观感是完全一致的。有20后的投票给刘欢,也有50后投票给吴青峰。投票的不是机器,是人,所以会有戏剧性的变化。”

音乐作为反映人类现实生活情感的一种艺术,成为了人们情感释放的载体。如果说音准、音域、音量、音色等衡量唱功的元素,是专业人士的评判维度。那么,一首歌干母影院曲是否能引发共情,则是大多数听众的评判标准。

在这一层面上,听现场Live和隔屏欣赏其实是两种不同的感受方式。唱作歌手宋孟君把这种差异,形容为是“网恋”与“现实恋爱”之间的关系。他认为,屏幕外的观众会主要通过听觉去感受歌手的,现场的观众则会与歌手达成灵魂上的互通。“电视上你会觉得歌手是冷的,但是现场看到的是活的。

陆双双是一位Live现场爱好祭礼长生天者,她每个月都不惜以“月光”的代价,亲自飞到现场去看自己喜欢的每一位歌手的现场。“现场真的太不一样了。除了歌声本身,还能感受到音响、舞美效果、即兴感,现场热血的气氛。不看Live是根本理解不了的。”

陆双双在微博上评价看Live的魅力

所以,看不到前情小片的《歌手》听审团们,会把票投给能够制造气氛,引发互动、传递感染力的歌曲。这也同时可以解释,为什么传唱度高的歌曲也更容易在这个舞台上拿到好的名次。

但也需要注意的是,《歌手》2019节目中设置的投票机制,是综艺节目中设置悬念、吸引互动的一种方式。对于衡量一首音乐作品在专业维度上的好坏,是不具备太多的参考价值的。

能达到齐豫一般“出世”境界的歌手,大多也是经历了多年“入世”的世事浮沉,才可沉淀出“海天一毛选第八卷惊天内容色、地狱天堂、暮鼓晨钟”般的缥缈与诗意。对她来说,竞演排名并不是她来到这个舞台上的初心,也不是归宿。

“土嗨”VS“脱俗”,我们需要什么样的音乐?

不过,对于齐豫在《歌手2019》中呈现出的音乐风格,网上也有两种不同的声音。

一些网友认为,齐豫的音乐风格是超凡脱俗的,无法让喜欢听“土嗨”的大众接受。但另一方,听不懂齐豫的网友也会觉得很委屈,难道喜欢听“神曲”就注定要低人一等吗?

从“90后偶像神曲第一人”,到提出互联网C2B音乐变革理念,宋孟君一直在研究互联网音乐产权变现模式。他认为,矛盾爆发的原因是评价维度出了问题。

“其实一位歌手的界定标准是有双向维度的。在学术性的定位中,对歌手的界定需要看唱功。但市场的界定是反向的,市场的界定模式是数据。所以,我们需要在这两个维度中间去找平衡,不能站在一个维度上去衡量两个维度的问题。”宋孟君说。

"90后偶像神曲第一人” 宋孟君

据宋孟君介绍,单单在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内部,每个月就有10-20万首新歌上线。在曝光位有限的情况下,99%的音乐端木星都是轩辕灵兽2之仙界浩劫没有曝光度的。“过去在磁带、电台里,我们会给一首歌一分钟的时间。但现在,我们顶多给五秒钟。”

互联网经济时代冲击了中国传统音乐市场,也冲击了过去想要依靠主流渠道曝光的音日加希念什么乐人。在这个极速运转的市场下,音乐作品的商业模式已经开始由B2C(Business-to-Customer,既商家对消费者)变成了C2B(Customer to Business,即消费者到企业)。每一个有流量的平台、作品都有可能成为获得较大的市场份额。面对着普遍缺乏耐心的用户,抓不住用户的音乐模式就会被市场淘汰。

“一个月有20万的人都在出歌,如果没有变现的载体,音乐人是生活不下去的。”宋孟君说。

但是,他认为高品质与市场向的作品不应该是矛盾体。“就像一些药是治病的,一些药是幸福誓言舞蹈视频治心理病的,存在即合理。在坚守音乐态度的前提下,我们可以在保持足够的理解和尊重的基础上,让两方去进行碰撞。”

《歌手2019》在这一方向上做出了尝试。在这一季的歌手阵容中,除了有刘欢、齐豫这样的业界,还出现了在互联网、综艺节目中走红的刘宇宁、声入人心男团、钱正昊、许靖韵等歌手。他们在同一个舞台上的并肩碰撞,既代表着传统音乐市场对互联网音植本萃妍乐的接纳,也反映了互联网时代下观众选择的多元化。李华彤

刘宇宁在《歌手》2南诺阎晟瀚019的舞台上进行演唱

宋孟君提到,音乐市场的变化将会依靠整个互联网变化的趋势。“互联网音乐圈的变化速度极快,而且方向难以捉摸。平均两个个月就会洗牌,三个月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年前,谁会想到学猫叫、生僻字会这么火呢?”

在这一趋势下,每天在互联网接受海量信息的用户,不但会比音乐从业者“跑”得更快,还会产生出更加细分的市场音忍迹h道具系乐需求。

宋孟君曾经发现,自己的歌曲数据经常在每周五达到一个峰值。后来他得知,这是因为歌曲的大部分听众都是小学生。自那时起,他开始天天研究小学生喜欢听什么、看什么、玩什么。

有段时间,他甚至为了观察小学生,专门和一个小学生住在了一起。期间,他观察到小学生每天嘴里脱口而出的,就是和他们生活接近的网络神曲。于是,他创作出一首名为《王者荣耀》的游戏神曲。唱着“我掩护你先走,团战一波最后”,这首歌在2017年以破亿vvhedy的播放量火遍全国。

不过,经典的歌曲也不必担心被快消品取代,“非主流”的音乐风格也不应自暴自弃。很多音乐人或许应该从抓住所有人“耳朵”的理念中逃离,在更适合自己的渠道里增加曝光率,去拥抱更加垂直化的粉丝群体。

虽然对于《歌手》这样的音乐类综艺来说,音乐只是载体,收视率和话题度的双高才是目的。但面对互联网音乐的来势汹汹,未来的音乐类节目从业者也需要兼备过硬的音乐素养,与开阔的互联网视野,这将会是一次巨大的挑战。

世界上本无路,肆意求欢走的人多了就成了路。所谓主流音乐,也是由过去的主流听众所定义的。

或许在未来,互联网将会拿到重新定义主流音乐的权力。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