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新闻日记

百度小说,长着翅膀的大灰狼,刘海-U12足球小将

回忆中总是吃韭菜。奶奶的菜园有一大半是韭菜,这一度让我很是不解,现在想来,奶奶年岁大了,栽韭菜省劲。韭菜能够再生,割下后就渐渐长起来,来年自己发叶,不用费事从头栽种。还有,韭菜好调配,怎样都相宜。

早饭是面条或面疙瘩汤再或是炒米饭。面条在开水里打了几个滚,奶奶滴几滴菜籽油进锅,接着就撒一把切好的韭菜叶儿,就是满屋的清香气。面疙瘩是水开了下锅,稀稀的两把疙瘩冲进半锅水里,待韭菜末儿撒进去,鸡蛋液倒进去,用铜勺一搅,锅里登时开了花,绿的青翠欲滴,白的似雪,黄的赛金。炒米饭先用花生油炒,磕一个鸡蛋搅开,然后天女散花般,扬手一把韭菜末儿,锅里像是下了一场翡翠雨。

午饭小菜有几样,韭菜炒素藕,韭菜煎豆腐,韭菜炒茄子,韭菜炒肉末,韭菜炒鸡蛋,韭菜炒百叶,韭菜裹卷煎,韭菜炒虾干……我家的韭菜是全能的。特别让人耐人寻味的是韭菜炒肉末。肉是精瘦肉,用刀细细密密地切了,然后再细细密密地剁成糊,油锅冒烟后,将肉末倒入锅中齐截下油,再韭菜入锅。这道菜,我是百吃不厌。

最喜欢看奶奶割一篮子韭菜,坐在凉棚下渐渐地收拾,择去边上的老叶儿,洗洁净后,放在大木桶里详尽地切。再剖一块绿豆晾的凉粉,切成细丁儿,装进盆里,和韭菜末拌匀,拌上调料。然后拿出和洽的面,烙韭菜盒。

这时分,我往往管不住自己的肚子,不由得吃了一块又一块,直到肚子也像韭菜盒鼓鼓囊囊起来,再也没地儿盛了,所以称心如意地脱离饭桌。这也是我最妒忌我们家的大黑的时分。大黑站起来个子应该和我差不多的,可是饭量却比我大,我才吃了三块,它却吃了五块,吃完了还持续欢快地摇着尾巴。奶奶见了,再扔一个给它,说,吃饱了好好看家啊。

下了霜,奶奶用簸箕柳(编簸箕的柳条,耐性好)插进韭菜畦,两头都插进地里去,弯弯的像是一座座细微的拱桥,上面蒙上一层塑料纸,为韭菜建一个温房。奶奶没有太多的钱买足够多的塑料纸,每年只弄一个温房,里边有三畦韭菜。每非必须动刀时,从丁头掀开塑料纸,开一个进口。由于进口太小,都是我爬进去,弓着腰,顺着前次割的当地续着割。一边割一边听奶奶唠叨,别割深了,伤了根,割完用土盖上。割后韭菜液冒出来,奶奶会在韭菜的断口处培上薄薄的一层土。奶奶每次将自己的手割伤了,都是从地上抓把泥土,洒在伤口上。我问,疼不疼?她说,不疼。泥土真是个奇特的东西。

三年前,奶奶九十一岁,无疾而终,躺进了泥土里。我不知怎的,总是想起奶奶在给韭菜培土的情形。奶奶割完一年最终的一茬韭菜,给韭菜的断口培上许多土,说,培土捂冬,来年长得壮。

我总是想起奶奶,她总是在收拾着她的韭菜,她的周围蹲着一个小丫头,在小丫头周围,坐着一条大黑狗。

作者:木铃 来历:扬子晚报 修改:华明玥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