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新闻日记

中国没好马?抑或是有好马而不识之?

唐代杰出的文学家韩愈曾写过一篇《杂说》,《杂说》共有四篇,分别为《龙说》、《医说》、《崔山君传》、《马说》。《马说》中有一段写道:“策之不以其道,食之不能尽其材,鸣之而不能通其意,执策而临之,曰‘:天下无马!’呜呼!其真无马邪?其真不知马也。”

问题来了,咱们国家现在是真没好马呢?还是有好马而大家不识马呢?

中国的马历史

中国的马历史悠久,从西周开始,马就成了重要的国家财富的象征;秦始皇“车同辙”改革,称得上是历史的一大进步;再后来汉高祖设立了“马政”,汉武帝历时数十年的匈奴之战,马在战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唐宋时期马球运动盛行、元朝成吉思汗远征、清军入关,每一个历史朝代,马都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悠悠历史长河中,发生过大大小小数次马政改革,特别是汉、唐、元时期,因为政权统治者的关注,马产业一度异常兴盛。但到了清朝,马产业受到统治者的“打压”,《清史录》上记载:顺治年间“禁止汉人养马”,其实当时不止是汉人,除了必备的军队配置外,旗人子弟也都提笼溜鸟去了,骑马的机会少之又少。

中国现代的马产业发展

中国目前马匹存栏约604万匹,多集中在内蒙、新疆、甘肃、青海、东北、云南等地,中国马种多样,例如蒙古马、山丹马、伊犁马、三河马、河曲马、百色马、贵州马等等。

据《2017年中国马术行业发展状况调查报告》,截至2017年7月底,全国马术俱乐部已达上千家。这些数字还在不断地增长。更利好的是,国务院从2015年开始连发三个文件,将马术运动纳入十三五的全民健身计划,并称之为“积极培育的具有消费引领特征的时尚休闲运动项目”,特别是2018年4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鼓励海南发展赛马运动项目。

所以,不管承认与否,马术的的确确已经走入我们的生活。比如,朋友圈里也会有很多朋友分享去骑马的照片;通过各个自媒体平台,我们也会知道某地又举办了马术马球比赛的消息。但令人感触更深的,则要数2016年的里约奥运会。

那场奥运盛宴,“倒三角”、“洪荒之力”等词汇爆红。同时,一个中英混血儿——参加奥运马术三项赛的华天也进入人们的视线。

马术运动就这样通过一个明星运动员、这样一场奥运盛事走入了更多国人的视野,甚至有无数国人瞬间便对这项运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接下来,很多人就开始思考:为什么中国人在奥运会马术项目比赛中一直拿不到好成绩?总结出的答案是因为马不行!别人骑的都是“舔屏级别”的高头大马,所以导致了中国的马在奥运会比赛中成绩不好。

其实,我想说的是,不是马不行,只是我们国家的马不适合这些运动。

举个例子:当年,邓亚萍是世界上最顶尖的乒乓球运动员,郭晶晶是最顶尖的跳水运动员,博尔特是最优秀的短跑健将,但如果让邓亚萍去跳水,郭晶晶去短跑,博尔特去打乒乓球呢?还是这些优秀的人去参赛,只是换个运动项目而已,有啥不一样呢?别笑,你我都明白,这真不一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最好的就是“人尽其才、物尽其用”,对人如此,对马亦如此。

中国马能打马术比赛吗?

说到这里,我先给大家讲一下当代马的运动。

一百多年前的欧洲,骑兵是重要的武装力量。随着一战爆发,不可一世的波兰骑兵遇到德国坦克,各种血的教训让大家意识到骑兵必须退出现代军队配置,可那么多良种马怎么办?得给它们找个出路才行!

于是乎,欧洲人设置了一系列适用于他们的马种的比赛,慢慢演变为后来的跳障碍、三日赛和盛装舞步。在美国,昔日的西部牛仔已经不需要再艰苦卓绝地去拓荒了,他们将平日的一种马上游戏——绕桶设置成了比赛项目,当然还有传统的赛马比赛,例如西班牙骑马斗牛等等,除了定向的马匹训练,他们也有意识地调整繁育趋向或培育符合某种运动的专业用马。

也就是说,欧洲的马是定向繁育的,又有比赛作为出路,繁育训练又有专门的体系,与之相关的周边比如生产马鞍、马鞭、水勒、马饲料、钉马蹄铁、马医疗等等内容逐渐汇入,形成了一个庞大的产业链。同时他们还将障碍、盛装舞步、三日赛纳入奥运比赛项目,从而让产业可以与世界最顶级体育赛事结合。最终让大家形成了“想在奥运马术中拿好成绩,非欧洲马不可”的惯性思维。

有人也许会说:“我堂堂大中华,连一匹能进奥运会的马术马都培育不了吗?”对不起,还真培育不了。为啥说得这么绝对?原因很简单——马匹品种不一样!

可是能说品种不同就不好了吗?回答是否定的,肯定是各有各的好,不是吗?如此类推,对于马来说,也是同样的道理!可能有人会说:“我去国外买最好的种公马或母马回来繁育,再训练,或者买优秀血统的小马驹回来直接训练。”但很遗憾,中国人出国买马基本买不到最好的马,因为谁也不会把最好的马卖出去。即便是个血统优良的小马驹,在国内也未必适应。就算小马驹能够适应中国的生活条件,后期训练也很重要,如果没有持续系统的训练,再好的马也很难出好成绩。还有另外的办法,就是买了马寄养在国外训练,但如此一来开销会非常大。

中国的马出路在哪里?

中国的国产马不适合欧洲人设定规则的马术项目,但并不是说中国的国产马在其他类型的运动上就没有优势可言,但要充分发挥出国产马的价值,我们该做什么?该怎么做?

中国的现代马术运动发展历史不过十余年时间,但全国范围内目前已经成立了1400多家马术俱乐部,绝大多数马术俱乐部都开展了马术的基础骑乘培训课程,这对马术运动的普及十分重要。

会骑马的人群基数扩大了之后接下来应该做什么呢?接下来就要理性地分析真正适合我们的骑马娱乐方式。

一直以来,国家也好,省市也好,都在宣传“弘扬中华传统文化”。但什么是传统?怎么来弘扬?似乎并没有特别多的解决方法,落实到马术方面,更是一头雾水。

其实,说起来也不难。相比那些民族马术的高难动作和极强的技巧性,以及苦寻如何与现代化的马术运动真正接轨并走向国际化的法门,起源于中国汉代、有着鲜明中国特色且在全球86个国家和地区风靡的马球运动便是最值得尝试的马上运动之一。

马球马不是一个品种,而是一个类别。在国际上通用的做法是用英国纯血马为父本,本国母马为母本繁育马球马,马球马要求马匹身高150cm-160cm左右,比较适合国人骑乘,且经过一代改良就能繁育、培训出色的马球马,可以说给国人大量闲置的马资源开发利用找到了市场和方向,让以养殖本土马为生的牧民也有了创收的途径和方法。

再比如,中国的少数民族地区有马上叼羊、马上射箭等技巧性的民族马上运动,可否产业化运营,编制出类似烙上阳朔印象的“刘三姐”这样的实景剧演出?与其做别人制定规则同时还需要花费很多外汇去参与还未必做得好的事情,不如寻找一个适合中国马发展的方向,开发一项适合中国人骑乘的马术运动。

落实到具体的方面就是将国产马按照马球马的标准定向繁育,除满足国内使用需要以外,还可向美国和东南亚国家出口。

所以,并不是中国没有好马,只是没有为国产马找到最适合发展的方向而已。那么,与其临渊羡鱼,不如我们退而结网吧。

文:北京阳光时代马球运动公司总经理 韩冰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