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编采访

大张伟的洗白之路

2018年是很多东西的“元年”,其中就有一个是所谓的“电音元年”,因为由腾讯视频出品的《即刻电音》,高开低走地让电子音乐获得了一定程度的出圈。

耐人寻味的是,在最终的决赛舞台上,当一个电音圈内公认的代表人物Anti-General对阵颇有几分“野路子”感觉的村长蒋亮的时候,竟然是后者获得了最终登上TomorrowLand音乐节舞台的机会。

而“野路子”,恰恰是蒋亮的音乐主理人(对应别的音乐综艺节目的话就是导师)大张伟给他的团队打上的第一个关键词标签。

可能你意识不到《即刻电音》的冠军对于大张伟的意义有多大。这个当年被视为中国摇滚新一代希望的年轻人,在经历了风格转型、抄袭风波、吸毒传闻,又转型成为综艺谐星之后,兜兜转转了一大圈,终于在他最放不下的音乐方面,重新获得了大众审美的认可。

坦白说,蒋亮的这个冠军,其实一开始并没有那么众望所归,就像大张伟代表的野路子一样,当他们面对Anti-General这样圈内有口皆碑的人物(Anti本人自带的那种恃才傲物的气场更是让人印象深刻),很多人在决赛之后对这个冠军结果也是有微词的。

但是不管是因为年关岁尾的大家希望能开心一点也好,又或者Anti-General的音乐曲高和寡也好,总之当蒋亮的Moombahtoon响起的时候,搭配上大张伟的那鼓“穷开心”的劲儿,他们还是赢得了最多的掌声。

大张伟太不容易了。

时间回拨到20年前,那时候的大张伟还是个愣头青朋克,花儿乐队的第一张专辑《幸福的旁边》,则是顶着“中国第一支未成年乐队”的名头,一时风头无两。

但随后2004年,花儿乐队的第四张专辑《我是你的罗密欧》却让他们陷入了抄袭的丑闻中,这张专辑中差不多有一大半的歌都被网友扒出了“原版”。而接下来的《花季王朝》和《花田囍事》也同样存在着抄袭的问题,后者更是因为法律风险被百代唱片紧急收回。

而对于摇滚乐迷来说,从朋克转去做那种“洗脑神曲”的大张伟,更是被当做了一个叛徒。

2000年前后,北京也曾经有一个短暂的朋克风潮,而当一众朋克党都渐渐让路给了后来的新金属乐队,大张伟这个“叛徒”却凭着《嘻唰唰》这样的歌出名了,这就更让他遭人恨了。

但那时候的大张伟,自我的身份认同应该还是个朋克青年吧,不过当他出现在迷笛音乐节上,却成了朋克党们揶揄、起哄和拳头相向的对象。最后低调而狼狈的在音乐节上躲了三天的大张伟,后来还被调侃为“最沉默的观众”。

大张伟似乎是成了一代“神曲教父”,他的歌也确实很红,但是却没人把他的音乐再当回事,甚至后来他自己都有些破罐子破摔了,自称只是个“音乐裁缝”。

可能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自从十年前的花儿乐队解散,甚至自从《嘻唰唰》以后,大张伟就已经跟音乐没有什么关系了,他成了一个混娱乐圈里的“综艺咖”。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当我们回顾十多年前的花儿抄袭风波,我还是忍不住想替他洗个地。

中国音乐圈“借鉴”国外乐队的现象,其实从来都不是什么新鲜事儿,甚至于当年那首红遍大江南北的《潇洒走一回》,也不过是“借鉴”了Blondie乐队的《Call Me》,只是因为国内外的闭塞,那年头没什么人听过原曲罢了。

甚至于前些时候,当我听到lynyrd skynyrd的《Simple Man》的时候,里面吉他和鼓的节奏型,也跟我心目中的国摇经典《天鹅之死》像了个七八分。

在那个年头,“借鉴”真不是什么稀奇事儿,对于其他更大牌的乐队来说,类似的黑点也一样有,但是大张伟倒霉就倒霉在他走红的那个时候,刚好是中国互联网提速,很多国内的乐迷可以大量地收听MP3格式的音乐了。

于是他的小聪明,让他撞枪口上了。

大张伟在花儿乐队告别演唱会上

当然,说是抄袭也好,借鉴也好,你可以质疑大张伟的音乐原创性,他也为了自己的小聪明付出了不小的代价,甚至于花儿解散的那年,他还因为“疑似吸毒”陷入了舆论的漩涡。

当时给我印象最深的一点是,没有人想听大张伟的解释,反而是一众“圈内人”的落井下石给怀疑者提供了攻击的弹药。

在那种时候,真相其实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有那么多人是真心实意地愿意相信,大张伟就是吸毒了。摇滚圈更是弹冠相庆,大家总算看到了这个“叛徒”身败名裂的这一天。

没有人再把大张伟当回事,至于他的音乐?再火又怎样呢?

回到《即刻电音》的舞台,我都已经忘记这是多久以后,大张伟的音乐重新获得人们的肯定了。

在过去的十年里,你会在无数的综艺节目上看到谐星大张伟,他甚至一度加入了天天兄弟,他加盟了厨艺节目、破案节目,甚至跟着“食物链顶端的男人”贝尔去野外冒险。

但是你真的很难想象大张伟的音乐能获得什么好评,甚至于当他成为《即刻电音》这款音乐综艺节目的“导师”的时候,质疑之声从一开始就没有停止过。

和他一起担任《即刻电音》主理人的,Alan Walker是国外大牌;尚雯婕是知名歌手;张艺兴有他的流量,大张伟呢?负责来搞笑的么?

但是在之后的节目里,我们看到了他在搞笑的背后对音乐的认真,甚至于为了离开的选手,大张伟泪撒舞台,发表了一番可能是最不符合他“人设”的真情实感。

在《即刻电音》第四期里,当面对求胜欲不强的选手时,大张伟突然一下子就爆发了,他说:“我的心告诉我,我应该退出这个行业,你明白吗,我一直在干这个行业的原因就是我爱音乐。但是我也知道,我也有很多问题,我当然有自己的问题,但是太多人仗着我喜欢音乐就欺负我,但是我说过什么?”

那个时候,我似乎看到了那个因为家庭条件不得不改行写“神曲”的大张伟在迷笛音乐节上遭受的白眼和拳头;我似乎感受到了那个想唱《结果》的大张伟,却只能被点唱《嘻唰唰》的委屈。

对我来说,其实大张伟给我的回忆,上一个画面似乎还是那个爆炸头,有点儿神似比利·乔·阿姆斯特朗的造型。

十多年后,当年过五十的绿日主唱依然在舞台上打着学生领带,画着黑眼圈的时候,如今的大张伟却已经代言起了“电音制作人”。但好在这么多年以后,他的音乐终于又一次获得了人们挑剔的掌声。

我记得之前看过一篇GQ对大张伟的专访,在文章的最后,他以梵高自况,有点儿悲观地自言自语道:“最后给我烧成灰了,也就灭了。”

但我们现在知道,他心中的那点儿火种,没有熄灭过,也不会熄灭了。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