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编采访

【深度】北海资源正走向枯竭,挪威石油业未来何在?

记者 | 钱伯彦 发自柏林

编辑 | 张慧

“今天是这个国家的吉日,也是面向未来的一天。”

2019年1月15日,挪威石油工业部长弗莱贝格(Kjell-Børge Freiberg)在本国石油行业研讨会上宣布,2019年,挪威已经向33家石油公司颁发了83份勘探和开采许可。去年,这个数字仅为75份。

其中最大赢家依然是挪威国家石油公司(曾用名为Statoil,2018年3月为Equinor),拿到29份勘探和开采许可;紧随其后的是挪威公司Aker BP和DNO,分别争取到21和18份;剩余15份则被道达尔、康菲、壳牌等国际巨头瓜分了。

在石油价格渐渐回暖的2019年,各大石油公司对挪威大陆架上的油气资源再次展现浓厚的兴趣。对此,弗莱贝格毫不掩饰自己的兴奋:“这是挪威自53年前第一次颁发石油勘探和开采许可以来,勘探活动最活跃的一年。”

弗莱贝格的喜上眉梢并非出于礼貌的逢场做戏。因为这个北欧富裕小国的聚宝盆——北海油田正在走向枯竭,若不能加大石油勘探力度并发现新油田,有着50年历史的挪威石油工业可能在不久的将来退出历史舞台。

干涸的北海

“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这是挪威北海油田的现状。

2018年,挪威日平均石油产量为149万桶,较上年的159万桶/日下滑了6.3%,如果与最鼎盛的2001年相比,这个数字只有当时的一半。

根据挪威国家石油理事会(NPD)的估算,今年的石油产量将进一步下跌4.7%,仅有142万桶/日。

比节节走低的开采量更令挪威人沮丧的是,北海油田已经确定没有未来。

海底油田的开发历时漫长,从粗略的地震波物理勘探到细致的钻井取岩芯样本勘探,再到成本核算、申请开发许可,往往耗时五至十年以上。

过去十年内,挪威大陆架上的油田储量发现不尽如人意,不仅无法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发现的大油田相提并论,甚至连补上老油田下滑的产量缺口都做不到。

更可怕的是,除了即将开采的John Sverdrup油田和预计2023年开采的Johan Castberg油田,挪威石油业已经找不出像样的可开采油田了。这意味着,2030年之后,挪威的石油产量将会出现断崖式下跌。

难看的数据背后是焦虑的挪威政府——一个对石油收入依赖性极强的政府。

上世纪60年代,挪威只是个捕鱼小国,经济在西欧国家中排名靠后。北海油田的发现改变了一切。目前,挪威已成为人均GDP达到7.5万美元的世界第三富国。

1963年,挪威议会立法规定,挪威大陆架上所有油气资源的勘探和开采权都属于挪威国王,挪威政府需得到国王授权,才可以进行生产许可的颁发。1972年,挪威成立了挪威国家石油公司,并规定该公司自动拥有每个许可证50%的权益。

随着1969年Ekofisk油田和1974年Statfjord油田的发现,以及上世纪70年代的世界能源危机,挪威石油业发展迅速。集存贮、精炼、输送于一身的石油城斯塔万格(Stavanger)的崛起,将挪威石油业推向了顶峰。

挪威于1996年设立的主权财富基金(即石油基金),在2017年9月突破了1万亿美元大关。该基金将挪威石油、天然气行业的收益进行投资,以保证子孙后代能够获得养老金。

2017年,挪威石油业的营收占该国GDP的12%和出口额的36%。根据弗莱贝格的数据,2018年,挪威政府从石油一项的收益可达到2980亿挪威克朗(约合人民币2324亿元)。

石油业一旦衰落,不仅意味着这笔财政收入没了着落,更会严重冲击挪威的劳动力市场。

目前,约有17万挪威人受雇于石油业,约占挪威总人口的3%。显然,挪威短时间内无法吸收如此多的劳动力。更何况,挪威石油业的平均年薪为12万美元,海上石油工人的平均年薪高达18万美元,这约是挪威全行业平均年薪的2-3倍。

不过,挪威还有最后的底牌:北极。

新希望:北极之海——巴伦支

北海、挪威海和巴伦支海,三片从南到北的大海,是挪威的三个聚宝盆。当北海和挪威海即将被压榨干净之际,最后那片海终于走入挪威人的视线。

根据挪威石油管理局(Oljedirektoratet)公布的数据,大部分位于北极圈内的巴伦支海,油气资源预估为25.35亿立方米油当量。北海和挪威海合计仅有14.65亿立方米油当量。这相当于挪威大陆架63%的资源都位于巴伦支海海底。

挪威石油管理局局长尼兰(Bente Nyland)在2017年挪威大陆架评估会议上表示:“2023年之后,巴伦支海就是挪威最大的机会。”

然而,这片大海几乎仍是个处女之地。

北海地区成熟的基础设施、便利的地理条件,加上开发北极地区所带来的政治影响,特别是挪威和俄罗斯之间长期存在的领海争议,都使巴伦支海的开发从未在挪威石油业中唱过主角。

但是这些不利条件正在一条条地消失:随着北海油田开采成本和难度上升,远离人口聚集区的巴伦支海渐渐变得有利可图了;2010年,俄罗斯和挪威在领海问题上的握手言和,也彻底扫清了政治军事上的阻扰;俄罗斯在北极的喀拉海亚马尔半岛的液化天然气项目大获成功,更是令挪威人眼红。

终于,挪威政府顶住了环保人士的压力,开始大规模向北冰洋进军了。

2016年,挪威石油业勘探的重心仍在北海和挪威海,当年在这两片海域建造了32座钻井,而巴伦支海上仅有5座。

伴随着2017年挪威石油管理局对巴伦支海的官方支持,勘探重心开始向北转移。该年挪威建造的34座钻井中,17座都位于巴伦支海。2018年,挪威新建的53座勘探井中,又有近一半坐落于巴伦支海。

勘探的果实很快到来了:可开采储量共计4亿-6亿桶的Havis油田和Skrugard油田被陆续发现,并预计将于2020年投产;在更深入北极的Korpfjell油田,可开采储量预计高达5亿至10亿桶。(注:根据最新的岩芯样本分析,先前估计的数十亿桶储量过于乐观。)

除了加强在巴伦支海的石油勘探,对该海域上已探明油田的开采工作,也在紧锣密鼓地筹划中。

过去数十年间,尽管不如北海那样受到重视,挪威人在巴伦支海的累计探勘井数量也已逼近100座,探明的各型油田达十余个,但真正投产的却寥寥无几。这其中最受人关注的当属巴伦支海四大明星油气田:Johan Castberg、Snøhvit、Wisting和Goliat油田。

第一个吃螃蟹的是挪威国家石油公司,它于2007年投产的Snøhvit天然气田,57亿立方米的年出口量,彰显了巴伦支海巨大的经济价值。

石油开采的先行者则是意大利埃尼公司(Eni),其于2016年开始投产储量达1.74亿桶的Goliat油田。该公司在高纬度水域开采油田的成功经验,迅速激励了众多石油公司跟进。

跟进的目标就是有着6.5亿桶储量的Johan Castberg油田。2011年,对该油田的开采计划曾因石油价格暴跌而泡汤。2018年6月,挪威国家石油公司投资58亿美元以开采该油田的提案,终于被挪威议会予以放行。

预计2022年开始,Johan Castberg油田将正式投产,年产量可将占到挪威石油总产量的25%。

此外,奥地利石油公司OMV对储量为4.4亿桶的Wisting油田的开采计划也正式提上了日程。

根据挪威石油管理局的估算,如果巴伦支海的勘探顺利,该海域的油气资源能够确保挪威在未来30年内足够的开采量。

真正的未来:新能源

尽管巴伦支海能够将石油枯竭之日推后,但这一天终究会到来,挪威似乎也早已对此准备充足。

每次在欧盟峰会上涉及到能源问题时,一向低调的小国丹麦就特别敢于发表意见,因为凭借74%的可再生能源发电比例,丹麦是欧盟28国的新能源冠军。

但欧盟的新能源统计图表中,忽视了被挤在地图一角的挪威。这个被称为“欧盟傀儡国”的北海国家,有着丰富的油气资源,可挪威的可再生能源发电比例高达98%。

因为,挪威石油业有一条指导方针:靠油气资源的收入,全力发展新能源。

挪威壮丽的峡湾地形带来的,除了旅游收入,还有丰富的水力资源;北海不仅是石油之海,也是巨大的天然风电场;那些星罗棋布于北海的海上采油平台,其电力供应大多由挪威本土通过电缆供应,而不是就地取材使用天然气发电。

根据挪威政府的计划,挪威将在2020年达到100%可再生能源发电的目标。

挪威人在新能源汽车领域也走得很远。

根据挪威道路交通信息委员会的数据,挪威2017年电动/混动汽车在新车销量占比达到52%,为全球第一。这也使汽车保有量仅为400万辆的挪威,成为仅次于中美的全球第三大新能源汽车市场。

相比之下,欧盟28国的平均新能源汽车销量占比仅为2%。在欧洲汽车第一大国德国,默克尔更是早早放弃了2020年前100万电动汽车上路的计划。

挪威新能源车推广成功的秘诀只有一个——烧钱:减免25%的汽车进口税、减免新能源汽车所有的路桥费、免费提供公用充电桩、全欧洲最便宜的电价。但这些巨额补贴的来源只有一个——石油。

曾经的挪威国家石油公司也改了名,带“油”的名字Statoil已经被抛弃,并正式更名Equinor。这并不是换汤不换药的形势之举,因为风电业务和资产管理已是“新挪威国家石油公司”的支柱业务。

“不因幸运而固步自封,不因厄运而一蹶不振。”易卜生的话也许能更好地形容他的祖国。挪威的未来,不会局限于石油。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