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新闻

想要获得代表新闻界最高荣誉的普利策奖,最关键的部分是什么?

导语:普利策奖也称为普利策新闻奖。 1917年根据美国报业巨头约瑟夫·普利策(Joseph Pulitzer)的遗愿设立,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已经发展成为美国新闻界的一项最高荣誉奖。现在,不断完善的评选制度已使普利策奖成为全球性的一个奖项,被称为“新闻界的诺贝尔奖”。

一个世纪以来,普利策奖一直是新闻业的标杆,与美国社会一同经历了战争硝烟、政治丑闻和错综复杂的社会问题。从最初的新闻奖,普利策奖现在还设立了包括文学、艺术在内的综合奖项,其影响力历久不衰。

还记得2017年普利策奖吗?当年的殊荣包括埃里克•艾尔的调查报告《淹没了的西弗吉尼亚制药公司》,还有纽约时报杂志作家奇弗斯的《关于阿富汗战争的老兵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的这两篇文章。

我们研究获奖新闻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分析了自1995年以来获得的普利策奖。在研究获奖新闻的过程中,我们能够看到哪些被认为是优秀的新闻。我们的研究揭示了一些令人惊讶的东西,比如普利策奖的获奖作品的不同之处在于,它们不仅在重大社会问题上进行了艰苦的新闻报道,而且还运用了情感叙事。

这样的结果令人惊讶,因为美国新闻业长期以来一直支持其客观性。因为客观性往往被认为是没有感情的,而情绪化的故事往往被认为是对一个好新闻的背叛。

然而,获奖的故事颠覆了这种叙事方式,表明它在保持客观性的同时,也能激了发读者的情感。

一个客观的叙事框架结构

客观的新闻目标大约在19世纪末首次出现。它的部分动机是希望通过主张新闻独立于政党和意识形态来扩大报纸的读者群。为了保持客观性,人们认为新闻应该建立在冰冷、坚硬的事实之上。记者需要压抑自己的观点和感情。

根据新闻报道的标准做法,信息应该以“倒金字塔”式的引言形式传递,首先告诉读者最重要的事实。其理念是,客观风格发出了一个关于新闻业独立性和可信性的强烈信号,特别是在假新闻时代,这一点现在可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重要。

然而,客观的新闻风格却因其枯燥乏味、“话题冷干、新闻枯燥”而受到批评。

如何唤起对个人的同情

获奖的新闻不再依赖客观的裁决,而是更多地依靠讲述人们在新闻事件中的个人故事。我们的研究表明,在新闻奖项类别中(特写、解释性新闻、国际新闻、全国性新闻、公共服务类新闻和调查报道类新闻),普利策奖得主都避开了标准的“倒金字塔”的模式。相反,他们通常会依赖记者所说的“轶事式描述”。

“轶事式描述”的导语通过说明它如何影响一个特定的个人或群体,将读者带入一个具有更广泛社会政治含义的故事中。我们可以在当年的专题写作奖得主奇弗斯的《斗士》中看到这一点。这部电影讲述了一名海军陆战队士兵在阿富汗服役后陷入暴力的故事,展示了战争的恐怖:

萨姆•西阿塔沉浸在龙舌兰酒的迷雾中,喝得酩酊大醉,以至于后来他说,他对自己即将犯下的罪行没有任何记忆。那是2014年4月13日凌晨2点多钟。西雅塔是一名参加过阿富汗战争的海军陆战队老兵,当时24岁,正是伊利诺伊州附近一所大学大一的新生,正在研究退伍军人权利法案。后来,他在步兵战斗中表现英勇,并且没有任何犯罪前科。

同样,美联社去年获得了令人垂涎的公共服务普利策奖,获奖作品是揭露海产品行业的劳动条件的系列报道。该系列以在印度尼西亚工作的缅甸人的痛哭经历开始:

缅甸奴隶们坐在地板上,透过锁着的铁笼生锈的铁条凝视着外面,铁笼藏在离家数千英里的一个热带小岛上。就在几码远的地方,其他工人把从奴隶那里捕捞的海鲜装上货船,这些海鲜给美国主要超市、餐馆甚至宠物店的供应网络蒙上了阴影。但是这八名被监禁的男子被认为有逃跑的危险,他们是可能会逃跑的劳工。它们每天只吃几口米饭和咖喱,生活在一个几乎不能躺下的地方,直到下一艘拖网渔船把它们逼回海里。

通过使用个人故事来唤起对个人的同情,这些故事都使我们能够理解真实的人是如何陷入到那个驱动我们的世界中去,而这个世界充满了巨大而令人困惑的力量。

外包给故事主人公的情绪

在我分析的故事中,超过五分之三的故事采用了轶事式的线索,而只有不到五分之一的故事采用了传统的倒金字塔式线索。62.4%的新闻报道涉及个人新闻。这一趋势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一直非常稳定。

这种讲故事的方式只是我所说的“情绪策略仪式”的几个标志之一,即是记者在报道中融入情感和下意识地进行系统性实践。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记者要写自己的情感。相反,他们把情感“外包”给他们讲述故事的人。根据我的研究,新闻报道经常使用情感语言,例如,引用忧心忡忡的投资者、吓坏了的孩子、满怀希望的村民或焦虑不安的父母等,但从不提及记者的情感。这表明,获奖新闻既能保持其客观性,又能讲述感人的故事。

记者兼学者苏珊•夏皮罗批评了“哭泣姐妹”式的新闻风格,这种风格“旨在通过情感吸引读者,不让他们离开,直到他们突然大哭起来”。然而,我的研究表明,普利策新闻奖得主对情感叙事的运用,不仅仅是为了情感诉求本身。相反,从读者那里获得共鸣,可以使新闻报道把抽象和复杂的事件变得可以理解和情感共鸣。

在这个世界上,我们的经历和背景千差万别,这种类型的故事是必不可少的。如果新闻事业能够成功地利用普遍的情感来弥合分歧、增进相互理解,那么这样的成就确实值得嘉奖。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