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新闻

集策展+游学+文创于一体,「ICAE国际儿童画展」要打造成中国的高端画展品牌

相比于舞蹈和音乐,素质教育三巨头中的儿童美术教育更缺一个出口:前者由于具有实施观赏性,往往会有各种汇演,例如CCTV少儿春晚、各类儿童选秀节目,都可以成为“小小舞蹈家”和“小小音乐家”的舞台。

教育会有成果,成果需要展示,展示带来的正向反馈可以鼓励孩子进步。在儿童美术教育里,作品展示形式通常为线上小范围评选或者线下机构自办小型画展,缺乏更系统化、标准化和更知名的大型儿童画展。

为什么此前没有大规模画展?成本和公安审批是两道最高的门槛:大型画展(千人)的筹备期往往在一个月以上,七天场地费就高达 20 万元左右,整场活动的策划通常在 50 万,普通绘画机构的财力和精力不足;且千人以上的大型活动需要经过公安机构的 16 道审批程序,繁琐又费力。

「ICAE国际儿童画展」(以下简称 ICAE)是我最近了解的一家儿童绘画策展机构,想从大型画展切入,成为一个策展+游学+文创的综合体。

先说策展,获取大型画展资质最关键的点在于官方背书。对此,ICAE与关工委(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达成合作,策展活动由关工委任主办方,ICAE 承办。政府背书会加快公安机构的 16 道审核,且承办方在一个地区多次策展时会有优先审批资格。

ICAE 的展览分为 800 元的国内展和 1980 元的全球展,在调动家长付费的积极性上,ICAE 的设计如下:

  • 设置六个“高光节点”让家长感觉物有所值。ICAE 将展览嵌入了“可晒朋友圈”的六步:入展邀请函、作品个性化海报、中国邮政作品定制明信片、童画演说家证书(与全国青少儿演讲能力测评中心合作,为现场讲解作品的孩子颁发语言能力证书)、参展证书和画册。每个“高光时刻”都适合家长做朋友传播,满足家长“自豪”的心态。

  • 选取地标性建筑场地。国内画展活动区的选址为国家会议中心、人民大会堂等地,已和三家场地达成独家合作;国外入驻的场地则是美国联合国中央会议大厅、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日本东京国会宪政纪念馆、泰国曼谷国家艺术交流中心等。

  • 邀请名流政要加持,并设有记者采访到场“小画家”。虽然画展本身是商业行为,但 ICAE 同时会开放一部分免费参展名额给残障和贫困地区的孩子,具有公益元素,同时又有“艺术”和“教育”属性,更容易邀请到名人。在 2018 年的展览中,ICAE 曾邀请到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等人观展。

在策展主业的上下游,ICAE 连带延伸了“以展吸粉”、“以展养展”、“以展带游”业务。

  • 以展吸粉指通过办展吸引公号人气,常规方式是开放一部分策展名额,由家长带动的投票数量决定。据 ICAE 创始人杨皙婷透露,目前公号吸粉成本在 5 角 / 人,月取关率在 30% 左右。之所以取关率比较低,在于公号会定期推送公益展和免费展引流,契合传播人群的需求。

  • 以展养展指参展从国内到国外,再到五大州勋章挤满。在此 ICAE 设计了一些营销玩法,例如,“集齐五大洲策展拼图勋章,成为世界小公民”、“五大洲大满贯”等。目前 ICAE 展览的复购在 30% 左右。

  • 以展带游指通过办展催生外海游学服务。据杨皙婷介绍,会有 25% 的参展家庭转化为观展游的一员,借展览之机出海游玩,所以 ICAE 与旅行社合作设计了游学团路线,客单价在 25000 元左右。

那 ICAE 如何获取用户呢?答案是 S2B2C :与儿童绘画机构合作,机构负责宣传展览,ICAE 则帮助当地机构导流,同时机构也可以开一到两天的“大展直通班”,扩充业务提高客单价。

ICAE 的核心竞争力在于资源:目前 ICAE 已经和日本东京都政府出资筹办的国际儿童画展组委会达成合作,成为其展览的中国唯一内容供应商(前者拥有 6 大洲 170 国的儿童作品展览权)。同时 ICEA 也邀请了中央美术学院作为儿童美育行业标准指导单位,并参与下一期活动的评审。而下一步,ICAE 则想将作品开发成周边,在合作机构落地零售货柜,在家长接孩子的放学等待期里激发家长的购买欲。

成立一年时间,ICAE 已经与 200 家绘画品牌、2000 家绘画中心达成合作。2018 年营收 700 多万,有一百万盈利。关于团队,ICAE 创始人杨皙婷是复旦 MBA 学历,是原阿里巴巴支付宝大数据专家,曾供职宝洁/强生/LVMH等公司。目前 ICAE 正在寻求天使轮融资。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