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排行榜

齐秦,卖火柴的小女孩故事,古风网名

麦格纳斯沃克(Magnus Walker)是个英国时尚设计师也是个汽车收藏家,除了对保时捷情有独钟,收藏、改装了许多保时捷古董车,他还有一些特别的收藏。

文:吴韧彦

1990 保时捷 964

这是沃克新近的一个作品。2015年他从他朋友那里买下了它,它此前被一个业余赛车手用来参赛。他在改装时会将在旁人看来并不合适的元素整合起来。

在这辆车上有好几辆车的元素,而且是不同年代的车,如RUFYellowbir大正小小先生d 、保时捷 959、356、930等。他将保时捷的现代车和经典车上的一些风格元素混搭。这是极其需要自制力的一个过程,不然容易导致过度设计,变成一种肆意堆砌。这种节制更让人觉得这辆车是为自己绿蓑鸽而做,而非贪图他人认可。




过往他的作品大多是赛车的配色,但这辆车为单色系,全车为青灰色。他认为车身上的条纹有时会喧宾夺主,让人忽视潜藏在作品各处的丰富细节。这辆车也做了减重,但不是直接更换车身材料,而是简化一些装备,如电动摇窗系统被移除,改用手动。




这辆车上依然有许多粗看下会错过的细节,但你越有耐心,它回馈给你的也越多。比如它的前车盖和后车窗上多g7324了几道条形开口、车顶上多了两根筋线、挡风玻璃处少了雨刷、车尾加了“鲸鱼尾”等。这辆车的发动机为3.8升RS规格的发动机,最大功率可达300马力,是沃克目前为止性能最强的一款改装车。

1971 保时捷911赛车(277)

沃克有一阵子痴迷赛车。那是他2001年刚加入保时捷车主俱乐部时,之后就开始各种赛道的体验、比赛。竞争强度越大,他跑跑连连看感受到的快乐也越少。为此他停止了参赛,转而开始更多地购买车和修复车。

他会在车上融入他的个人特色,比如皮带装饰、打孔的门把手等,也会有些常规的改装,如减轻车重、让车身更加贴地、加装更硬的悬架等。他希望他经手的保时捷可以“拥有灵魂”。他完全按照自己的节奏来改装它们,不打广告也卖得掉。


他的911很少谈得上稀有,除了一辆1964年的911,大多他都舍得割爱。这辆车是他买的第二辆保时捷,是陪伴他最久的一辆保时捷,也是他唯一一辆可以开上赛道的保时捷。它的最高纪录是,一年里有50天在赛道上。

这辆车的车身为红白蓝三色。他对这辆车的改装比较古怪,一般人会给老款保时捷装上新款发动机,这是更为轻松的改法,但他给它装上的是老款赛事发动机。


这辆车改得较早,沃克的一些风格元素,比如佛山车震门百叶窗形的尾厢盖、带熊情初开孔的门把手、带加油孔的发动机盖等,还未出现在它的身上。

这辆车上过杰雷诺的节目,两人都感慨道,早期的保时捷跟驾驶者的连接更为直接,是纯机械上的人车一体,而非今天的智能化互联。也许它谈不上好开,但驾驶者是真正的掌控者,投入越多,体验上的回报也越多。这辆车的平衡感绝佳,随时都可以榨吴京安遇车祸重伤取出最大的动力。

1973 路特斯Europa

沃克对这辆车的评价是,像猫一样敏捷,操控上跟保时捷914有得一拼,不过这辆车太过低矮。在20世纪90年代,冷宴华沃克买入了很多车。他经常会去Pomona Swap Meet淘宝,那里是古董车的跳蚤市场,每年办个七八场,有些无法行驶、需要修复的老车,价格相当优惠。




沃克从汽车交易广告上看到了它,对它的好感,可能是因为它是英国车,可能是因为它在赛场上的英姿。当时他并没有敲定要买它,只是恰好原车主要到沃克所在的城市走亲戚,顺便把车开过来了,沃克就盛情难却地买下了它。

这辆车源自福特的GT40赛车计划,最终路特斯的设计落选王者荣耀花木兰本子了,不过那款设计中的空气动力学车身被保留了巴蜀微盘下来,用在了Europa上。Europa最怪的部分是尾部,它的尾厢盖为平板状,仅略低于车顶,下面放置着的是发动机。




在这辆车问世之际,路特斯的中置发动机赛车已经享誉全球,但公路车上采用中置发动机相当罕见,而且路特斯还希望这辆车的成本不能太高,为此路特斯在开发Europa的过程中攻克了许多技术难题。

这款车少量被出口到了美国,而且是这款车中最好的几个车型。沃克的这款是路特斯换了新CEO和工程师之后采用新发动机和变速箱的特别版本,最大功率为126马力,极速为198公里/小时。

1969 道奇Super Bee

虽然来自英国,但沃克也有过一些美国肌肉车。沃克很徐嘉庆老师走火大会爱这辆车,有两辆这款车,一辆搭载的是6.3升V8发动机,最大功率为335马力,一辆搭载的是7.2升V8发动机,最大功率为395马力。

他身上还有这辆车LOGO的纹身。主打高性能、低价格的普利茅斯 RoadRunner当时销量不错,同属克莱斯勒集团的道奇不想落了下风,决意推出个类似款,最终这款Super Bee从各种设计方案中胜出,并在1968年至1971年制造了个小高潮。




这款车的广告是由直线加速赛的赛车手出演,以此塑造出张扬而又桀骜不驯的品牌形象。广告词也略带调侃,“这是专属于男子汉的超级汽车,面对GTO他们绝对敢开,让他们畏缩不前的,仅是它们超高的标价”(GTO可以解释为高性能的超级跑车,以它命名的汽车,都被当作神车膜拜),大意是对于车技不俗、胆识过人,但囊中羞涩的人来说,SuperBee是他们的不二之选。




车如其名,在Super Bee的进气格栅、侧门和后尾灯上,真有蜜蜂金属饰件。它的内饰比较平实、简洁,因为当时的肌肉车一定要做到两点,一是性能卓越,二是普通人可以买得起。相较Road Runner,Super Bee的品质、配置略胜一筹,但价格也高上一截,为此在销量上并没有超越RoadRunner。

1972 保时捷911 STR II

就是这辆车拍出了30万美元,买家是知名保时捷收藏家鲍勃英格勒姆(Bob Ingram),是他藏品中唯一一辆非原厂改装的车。它是沃克打造的作品中的精品。




沃克的车从不只是看起来好看,它们开起来也好开。除了对金属造件的重新打磨,这辆车上也有很多打孔。改装时沃克既用到了那个年代的零部件,也用到了现代的零部件。

这是沃克最彻底的一次改装,几乎每个螺丝都拧开过。他的一些改动非常细微,但累加起来,就给人一种齐秦,卖火柴的小女孩故事,古风网名独特的美感。比如加宽的后挡泥板、带镀铬饰条的仪表、略为陈旧的方向盘、跟轮毂同色的油管、木质的换挡手球等。




沃克的一些标志性的风格元素也出现在了他的这辆车上,如百叶窗形的尾厢盖、打孔的门把手、内置式的尾灯等。外观上最为惊世骇俗的当属开在发动机盖上的加油孔。这辆车车名中的STR是指它结合了保时捷ST和R车型最好的部分,II指的是它是他打造的第二辆STR,第一辆STR没有公开拍卖,而是被一个法国粉丝买走。

1966 保时捷 911

沃克在XCAR的采访中,说到“驾驶早期保时捷的最大感受是自由,它可以带你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以你想要的车速,开你想开的公里数,而我是喜爱自由的人。对我而言,极致的自由是握着保时捷的方向盘,它可韩栋女儿以让你忘却所有的烦恼,彻底放空,此刻所有重要的事情都退居二线,最为重要的就是享受驾驭的快感”。

谈及自由,这车大概是沃克所有藏车中最“自由”的一辆,沃克没对它做太多改动,几乎是量产车。要知道像沃克这样有改装癖的人,要他遏制住改装的冲动并不容易。它搭载的是2.0升的发动机,最大功率为130马力,采用的是木质方向盘。

破旧的它依然深受沃克的喜爱,他觉得驾驶它,最能有重回过去的感觉。沃克之所以会买这辆车,部分是因为这车的原车主住在多雨的西雅图。


大多时候,沃克是在阳光普照的加州驾车,可为了了解这辆车,他专程飞往西雅图,在雨中试了车。这份特别的体验让他对它顿生“羁绊感”,而它的爱尔兰绿(Irish Green)也让沃克想到了英国的赛事绿(Racing Green),其中也许夹杂着些许乡愁。

有那么多911会让人厌倦么?沃克认为每辆车驾驶起来的感觉都不同,手感、气味、声响、动态都会有细微差别,再多也不会厌倦。对他而言,每次驾驶都是一次冒险,他会想方设法地与这辆车连接上,让这辆车发挥到极致。

1976 保时捷930 EURO

930也即涡轮增压版的911。最初沃克对保时捷911的收集集中在1967年罗兆辉面相到1973年的产品。他买保时捷买了20多年,才转向了涡轮增压版的保时捷911。




20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初正是涡轮增压最为红火的年代,他年少时喜欢上的那辆保时捷也是涡轮增压版的911。沃克之前收集的更多是小排量自然吸气发动机车型,它们的油门响应更为直接、线性,涡轮增压发动机则会出现迟滞,需要截然不同的驾驶风格,对驾驶技术的要求也更高,但沃克喜欢变化。




这款车在当时是德国最快的量产车。从60年代起,保时捷已经在他们的赛车上实验涡轮增压技术,1972年开始开发涡轮增压版的911。最初只是为了打造足够数量的量产车,以获取参加赛事的资格,没想到车迷的反响热烈。

除了最大功率为256马力的3.0升涡轮增压发动机,它还有重新设计的悬架、更大的刹车盘和车轮、更强的变速箱、新增的“鲸鱼尾”扰流板等。




这辆车有着Minerva 蓝色的车身、白色真皮内饰以及金色轮毂。独特的配色让这辆车令人过目难忘。他随后还收集了1975年和1977年的涡轮增压版911,补齐了年份,填补了空缺。

1968 保时捷911

沃克有好几辆银色的保时捷,看起来相似,但对于沃克来说,它们就好像自己的孩子,他总能看出它们的差异,准确无误地认出它们。这辆车确立了沃克在改装界的风格,把他和其他人区别了开来。

除了常规换发动机、升级悬架,沃克富有特色的定制元素,如打孔的门把手和保险杠以及带加油孔的发动机盖,从这辆车开始成为了招牌。

很多人从没听到过有911 R这款车,它在历史上确实存在,是保时捷的实验部门出品的车。R指的是Racing赛车,一共仅24辆,该项目为的是打造更为轻盈冴岛唯的911,能参赛,还能超越911 S。




它的车身面板被换成了玻璃纤维,内饰能简则简,窗玻璃也换成了更薄的树脂玻璃,相较911 S,整整减掉了230千克,成功做到了轻量化。然而,由于成本过高与经济萧条,保时捷取消了原定的量产500辆、参加常规GT赛事的计划。

大部分这辆车卖给了私人车队,在赛事上它取得的最重大的徐晔嘉一次胜利是在1969年的环法汽车赛(Tour de France)上。沃克的这辆荒野求生溶洞九阳解密车不是真的911 R,只是改装灵感来自911 R。

1967 保时捷911 S

在车迷圈里,20世纪60年代的911如果只是作为展车出现,是莫大的遗憾,它们仅需些许小改,就能带来超凡绝伦的驾驶感受。更不要说911的高性能版911 S了。这是沃克购入的第5辆1967年的911 S,尽管他已经有4辆这款车了,但还是没经受住诱惑。

1967年的911S比较特别,1968年911 S因为排放不达标,而被美国拒之门外,直到196胡彦斌怒怼狗仔9年才重回美国市场。而1967年也是保时捷推出911 S的第一年,为此这个年份的911S备受收藏家的追捧。




沃克的这款车,据试驾过的汽车媒体所言,尤为适合加州蜿蜒连绵的山路。这意味着它有更为短促的换挡、抓地力更强的轮胎以及更为激进的悬架调校。看过沃克作品的人都能发现,他的很多车的配色为红白蓝三色,这是美国和英国国旗的颜色,但沃克说这也是因为他从小看特技狂人埃维尔克尼维尔(Evel Knievel)和美国队长长大,他们的服装、装备也介绍一下刘永清的父亲是以这三种颜色为主色。

这辆车银色和暗红色的搭配不禁让人想起美国队长的那块盾牌。这辆车上还可以看到很多赛车的元素,比如车门上的年份编号、红色的发动机和尾厢盖、格子呢的桶形座椅、车身上贴的贴纸等。

1967年对保时捷是个特殊年份,他们开始提供一种特殊的服务,即帮助车主把保时捷改装成赛车,仅是添加防撞杆、限滑差速器、运动悬架即可。而这种服务和沃克的改装异曲同工,即温和地改装,不强求精准,融入些巧思,让911保持纯粹,而又别有洞天。

1980 保时捷924 Carrera GT

提到Carrera GT,人们最先想到的是保时捷于2004年~2006年生产的、采用中置V10发动机的超跑,但它并不是第一辆Carrera GT。这是沃克博客上最新的一个视频。这个视频的标题是“The Unloved Outlaw",不被喜爱?很难想象一辆Carrera GT会不被人喜爱。这辆车在沃克的收藏中算是稀有款,一共仅有406辆。

924是保时捷第一款搭载水冷前置发动机的车型,有着几近完美的车重比,它的功率不大,仅125马力,开起来也不快。当时911销量骤减,保时捷甚至有了停止生产911的打算,为此924的部分使命是取代911。




但924鄞州中学陈忠铨起初没有打开销路,保时捷为了扭转颓势,加紧推出了性能更佳的924涡轮增压版以及赛事规格的924 Carrera GT。924 Carrera GT的功率达到了210马力,悬架和刹车都做了升级,车身进行了减重,宽大的挡泥板让其略带肌肉感。

它曾在勒芒大赛上获得第六的成绩。然而在1981年保时捷新CEO彼得舒茨(Peter Schutz)上任,他挽救了911, 924 Carrera GT继续演变为了944。944的成功令很多人忘了它的前身924 Carrera GT,但它是一辆在危机中诞生、在转型中迭代的重要车型。




沃克带它出镜,让人们重新记起了它。这辆车不是他主动寻觅而得,只是恰好有个澳大利亚的车迷写了封邮件给它,认为他应该拥有一辆这车。

这车的“国际化”是打动他的一个地方,它还曾在日本待了25年之久。他给它加上了双色的车漆、金色的轮毂。这辆车最古怪的地方是,车盖上的开口并没有处于正中的位置,采用了不对称的设计,当然这并不是改装,原车即是如此。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