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编采访

三大证据坐实韩大法院前院长滥权

三大证据坐实韩大法院前院长滥权

□本报记者王刚

2月11日下午,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调查组对外发布最终调查结果,决定对韩国大法院(韩国最高法院)前院长梁承泰进行起诉,梁承泰涉嫌“滥用司法行政权”。前任大法院院长涉嫌犯罪受审在韩国宪政史上尚属首次。

这是继前总统朴槿惠和李明博因违法和贪腐而受到法律制裁后,韩国持续对前任高官违法行为的调查和惩处的行动中最受瞩目的案件。

历经八个月缜密调查

经过大约8个月缜密调查后,韩国检方11日以滥用职权等40多项罪名起诉梁承泰。

检方认为,梁承泰是“滥用司法行政权”事件的最终责任人。此次检方提交的起诉书涉及梁承泰47项嫌疑,主要包括干预二战时期被日强征韩国劳工向日企索赔案诉讼判决、泄露宪法法院内部信息、编制“司法系统黑名单”、筹集秘密资金等。

检方11日还起诉了另外两名大法院退休法官,称两人涉嫌参与梁承泰的非法活动。检方还对此前已遭起诉和批捕的一名法院行政处副主管提出追加起诉,认为这名副主管曾协助梁承泰调走对抗梁承泰指令的法官或对其进行降职。

检方认为,还有多名法官涉嫌梁承泰的非法活动,将考虑是否对更多人提出起诉。

梁承泰被批捕并被起诉,是韩国司法部门最高领导人首次受到法律制裁,引发外界广泛关注。

梁承泰现年71岁,1975年起出任法官,40多年间历任釜山地方法院院长、法院行政处次长、专利法院院长、大法院大法官和院长。他2011年至2017年任大法院院长。

有关部门就曾对梁承泰涉嫌编制“黑名单”进行过调查,但调查不了了之。八个月前,新任大法院院长金命洙上任后再次对“黑名单”一事进行秘密调查,结果发现的确存在。随后,再次成立调查委员会,对法院行政处滥用职权等非法行为展开调查。最终,一系列案件彻底浮出水面,随后检方介入调查,前大法院院长梁承泰被捕归案。

检方已掌握有力证据

当地媒体透露,1月23日,检方与梁承泰的辩护律师就其逮捕必要性在首尔中央地方法院进行了激烈的辩论,时间长达5个半小时。

报道称,梁承泰涉嫌的多项罪名中,检方已掌握了有力证据。鉴于案情重大以及调查的复杂性、梁承泰的社会地位及其与案情主要关联人物之间的关系等因素,法院认定他有销毁证据的可能性,最终签发了对他的逮捕令。

韩国媒体报道称,检方搜集到的3大核心证据是法院决定批捕梁承泰的重要依据。其一是检方在韩国最大律所金张律师事务所的办公室内搜查到的“梁承泰与律师多次见面、就二战韩国劳工索赔案进行磋商的文件”,文件内容显示朴槿惠政府、司法部和金张律所(韩国劳工索赔案中,金张律所负责为被告日本企业辩护)围绕二战劳工索赔案进行紧密沟通,甚至是进行司法交易。其二是“李奎镇手册”,曾任首尔高等法院法官的李奎镇,将梁承泰等多名时任上级的指示内容以及报告情况等都记录在3本手册中,内容显示梁承泰多次介入和操控司法程序。最后是“黑名单”文件,检方出示多项证据,表明梁承泰在任期间将数十名法官列入黑名单,在人事升迁方面损害这些法官的利益。

此外,根据韩国KBS电视台2月13日的报道称,检方296页的起诉书中,列举了诸多梁承泰在担任大法院院长期间直接介入各种审判,甚至直接下令对部分法官进行各种“不当行为”的证据,包括干涉其他法官的判决,甚至要求各地方法院院长向自己报告“黑名单”上法官的详细动向。以原统合进步党国会议员确认国会议员资格有效的诉讼为例,负责审理的首尔行政法院最初作出的判断是“不属于法庭审理范围”,并决定驳回不予受理。但梁承泰看到相关意见书后明确指示:“怎么能这么判决呢?”并责令要立即改正。梁承泰还向各级法院院长下达指令,要求对所属法官是否曾对司法行政进行了批判等内容制定“人事管理情况报告”,并向其直接转交。

不过,梁承泰一直否认有罪,指责检方调查的部分人员做虚假陈述、相关证据不排除人为造假可能。他在被批捕前的最后一次抗辩中说,他一直配合检方调查,不可能潜逃。

成立专门法庭审理

梁承泰一案在韩国受到高度关注。

考虑到案件的敏感性,为了确保整个审判过程公正公开,首尔中央地方法院成立了专门的法庭,负责审理这起韩国宪政史上首次“滥用司法行政权”案件。

首尔中央地方法院2月12日经过内部程序,决定将该案件交由刑事35法庭审理。刑事35法庭是去年11月新成立的,是专门负责审理“滥用司法行政权”案件的法庭。

首尔高院对外解释称,考虑到案件主要犯罪嫌疑人均长期在韩国司法界任职,为了保证审判结果公正,决定由没有多少与犯罪嫌疑人交叉任职经历的法官组成新的法庭。35法庭的主审法官为朴南天(音译),1997年担任法官以来从未在司法行政处任职,被外界认为是适合审理梁承泰案的法官。

推荐新闻